您现在的位置: 戴加平特级教师工作室 >> 工作室介绍 >> 主人介绍 >> 正文

[图文]戴特风采之五—家庭:因学习而出彩

家庭:因学习而出彩


家庭:因学习而出彩

2004-05-31

 

这是一个因学习而改变了命运的家庭,
  这是一个保持着学习习惯的家庭,

  这是一个凭学习服务于社会的家庭,

  这是一个因学习而出彩的家庭……

  在一个典型的市民家庭里,锅碗瓢盆是最普通不过的乐章。在一个富足、安逸并且同样是典型的市民家庭里,除了锅碗瓢盆,还有一个专用书房,满眼的书、报纸和杂志在这里划出一抹瑰丽。
  通常情况下,母亲章明丽都是早早地起身,动作利索地将稀饭、水果、牛奶、鸡蛋等准备好,然后打开收音机,请刚刚完成早锻炼和早读的丈夫和女儿享用上海东广的早新闻。其实,背着书包、道了再见、要去学校的女儿一帆总觉得父母亲慈祥的微笑才是世界上最丰盛的早餐,而此时的戴加平依然保持着昨晚奋笔疾书时的那股睿智,又一次坐到了他的专用书房中。这睿智源自于逆境、源自于江南水乡小镇石板路上走出的一位人民教师独特的人生经历。初中毕业后,为了生计,戴加平曾干起过油漆工、建筑工,甚至合作商店大饼油条师傅。高考制度的恢复,重新燃起他的求学热望。第一次参加高考,竟以一分之差落败。再考,再败。连续三年,终于轰开了横亘在戴加平面前的大学之门。从此,就像一位导师,不仅将戴加平领上了教师讲台,也为他垒起攀登知识高峰的基石。从历史教师到历史教研员,直到走进市教研室副主任办公室,戴加平执著地将自己的种种思考变成为一篇篇的论文、专著、专题讲座、教育研讨、咨询活动……以至于戴加平的许多搭档留下了跟着戴老师干很累的感慨。由戴加平创办的嘉兴市骨干历史教师研修班已在省内产生了较大影响,依靠着这样一个优秀群体的努力,嘉兴市的历史会考与高考成绩均走到了全省的前列,蕴藏在骄人分数背后的,更有历史学科人文价值的逐步回归……在戴加平永不满足的眼光里,除了北师大历史系教学研究生课程班的文凭,还有女儿这两件宝贝的影子。

  兴许是得之于父母亲的真传,今年15岁的戴一帆既好读书又十分聪明。父亲甚至为此写了一篇研究性文章《玩与孩子的成长》,表达自己的观点;而胆大、任性、好钻研,更爱给父母和老师挑刺的秉性,一帆又在不经意中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在中学习和在中长心智的潜力。深谙育人之道的父母对女儿的野路子予以默默的宽容。2000年,成绩出挑的一帆从市实验小学五年级直接升入市洪波中学初中特色班,但小家伙常常挑战父母和师长观点的做法,真让她的长辈感到头痛不已。也不管一帆乐意不乐意,源自电脑游戏中一位怪兽英雄的名字就此被同学们戴在了她的头上,一帆却乐得享用此名号。一帆说:天知道怎么就喜欢了,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一到晚上就看书、写东西,一直到我快睡了的时候,爸妈才过来给我讲故事。所以大部分时间我就静悄悄的坐在他们身边看连环画。上了初中,自己终于拥有了席殊书屋会员证,而且是“B”级的。于是,《世界各国概况》、《世界美术名著鉴赏》、《世界大发明》、《飘》等大部头就相继扛回了家。最近又将 178元一册的英文原版《哈里·波特》也扛回了家,弄得她那两个早已不堪重负的书架更显窘迫。小家伙有自己的理论:反正爸爸每月会给我完全自由支配的十元书费。另外,如果书确实挑得好,爸爸、妈妈还会大大地给予补贴。比如《哈里·波特》,爸爸就补贴了90%的费用。

  傍晚时分,刚搁下碗筷,女儿戴一帆就要拽着父母的手出去散步。悠闲、自由地畅谈关于学习、生活和未来。微风吹来,依靠在父亲厚实的胸膛上,小帆感到安全,尽管父亲不是那种高大伟岸型的壮汉。夜深人静时,一家人赶忙割据在属于自己的一方领地:女儿在自己的房间内早早地完成了回家作业就开始看野书、背诗词。累了,就练开了钢琴;回归母亲角色的章明丽,在掀开武大教材的同时,时不时的将目光瞄向电视屏幕,以印证自己预测连续剧结果的精准程度;此时的戴加平也不复是父亲丈夫的称号。晚饭后的碗筷该轮到谁来洗等等问题难不住他,自言自语地撂下一句随它去好了,便一头扎进专用书房,或敲击键盘,或查阅资料。论文、课题就这样慢慢浮出水面……铁打的规矩,三间房门一关,谁也别想侵犯谁。

  母亲章明丽是不喜张扬的那种传统作派,繁忙的工作之余,又在贤内助好妈妈这两项重任面前表现得游刃有余。与戴加平比起来,她的生活经历还算轻松、顺利。 1981年从湖州师专毕业后,就开始圆起当一名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梦。进入图书馆后,又凭着较强的记忆力和有效的学习方法,一连夺得过省、市两级的业务知识竞赛上佳奖项,并撰写了多篇业务论文。如今,走上市图书馆业务领导岗位的章明丽又在攻读武汉大学研究生课程。按戴加平的说法,将章明丽从外地调来嘉兴,自己对嘉兴的贡献就大了。而在章明丽看来,为人妻、为人母可以边干边学,重要的是读书人进了图书馆,就像是老鼠见了大米,美死了!自从跟了书虫戴加平,几年后又添了个小书虫女儿,家中的藏书量急速增加,常常是超过计划支出的书款,外加丈夫、女儿一人独霸一台电脑,这价码竟占了全家收入的大块。好在对家里的财务,谁也不愿多操闲心,量人为出嘛,只要每个月开得出火仓就行,不过,1999年暑假,章明丽终于忍不住作了一回主……成家以来,每两年总是要远行一次的。但那年家里刚买新房,手头紧。戴加平嘀咕说:今年旅游就算了吧? 章明丽说:不行!又说:牡丹卡不是可以透支吗? 管它呢,先去了再说。登泰山、拜曲阜,这一去就是5千元。临了女儿回家说:听老师说,我的游记《泰山的温度真奇怪》今天见报了。母亲赶紧上街买报纸。全家人对着一堆处女作闹腾腾地过了一会儿儿童节。从此,看着连环画长大的女儿便一发而不可收……各类书刊上相继发表她的《黄河壶口之旅》、《最后的一堂语文课》等大作,年级中的活动主持人也成了女儿的专利,美术作品《百合》还被送到日本参加交流展。凭着业余钢琴七级和声乐六级的证书,小家伙还在校内外玩出了一些名堂,再也不用担心爸爸、妈妈说自己难登大雅之堂了。

  今天今晚,一帆觉得有些话最好跟妈妈说说,就拖着妈妈先出了门。戴加平只好背着手远远跟着。

  万籁俱寂时,机关大院里戴家的灯火依然。隔间的钢琴声嗄然而止,女儿探进身来,递上一杯牛奶。戴加平揉了揉疲惫的眼,笑了。

  书堆里一如昨天跳出一行字:生活,因学习而出彩!

                                                         本文原载《浙江妇运2004.1》,

下载于中国妇女网

 

 

 

文章录入:姚国丽    责任编辑:姚国丽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