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戴加平特级教师工作室 >> 八方观点 >> 主人之见 >> 正文

[注意]中学历史最优化教学实验报告之四——对个体学习最优化的探索与思考

中学历史最优化教学实验报告之四——对个体学习最优化的探索与思考


中学教师在教学方面的理想应当是:在认真完成国家教委规定的本学科教学内容的过程中,尽可能依据学生的实际能力,安排适当的学习目标,使能力强的能得到充分发展,能力弱的也有进步,即要努力达到个体学习最优化这一目标,不出失败者。

现实却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我们的学校中,每年虽有许多学习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步出校门,但总有不少学生是回望校门,黯然泪下:从分数到心理,他们都是失败者。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是如此强烈,出路在哪里?

 

我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教师,如能将教育科学理论与教学实践融合为一体,就是拥有了一把能打开任何教学难题的金钥匙。本着这一信念,从19879月起,我在中学历史教学中以苏联的巴班斯基的“最优化”教育理论为指导,同时吸收了美国布鲁姆的“掌握学习”与“教育目标分类”理论和苏联赞科夫在“科学与发展”课题研究中提出的五大教学原则,有计划地开展“中学历史最优化教学实验”。

本实验至今已经历了三个阶段,从第一阶段的“关于历史年代的识记”推进到第二阶段“关于教学内容的分类与识记”。在颇有收获且自己的认识日趋深化的基础上,我更注重对个体学习最优化进行探索,并把它作为第三阶段实验的主攻目标,以期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走出一条路来,减少心理上的失败者。

“学生会学习”的结论并不可靠。失败者行列中决不乏发愤苦读而名落孙山者,究其原因,是这些学生连阅读、听课、记笔记与基本的表述都未能过关,或者是心理素质差。学习学指出,学生的学习能力固然与先天有关,更可以经过适当训练逐步改进与提高。所以,应当努力“让每个学生掌握学习技术”

学生的学习状况更多地是受自信心的影响,而自信心主要来自步步上行过程中产生的成功感,循序渐进因此才成为重要的教学原则。循序渐进当然是指在教学过程中由浅入深,先易后难,但也应含有依据学生学习情况,为其设立合适台阶,使之能步步登高最后到达理想目标的深意。“给学生铺设适当台阶”遂成为基本思路之二。

学生们的个别差异是显而易见的,未来目标也大不相同。对他们只提统一的学习要求,并期望他们达到同等水平,既不符合因材施教原则,也不现实。显然,要想达到“在花费最少的必要时间和精力的情况下,取得最佳教育效果”(巴班斯基语)这一目标,教师就应该引导学生从自身特点出发,向理想目标前进“形成个别适应的学习目标”因此成为必要。

 

实验的基本思路是在学习与思考中逐步明晰与深化,具体的操作方法则是依靠着实验的步步推进才初具雏形。

首先是努力促成“技术→习惯→效率”的转变。

这里的技术是指学习方法,主要是指阅读(含观察、分类与选择)、听课(含记笔记)、分析综合、记忆与表述(含解题)等方面的方法。本实验始终把让学生掌握学习技术放在基石的位置。为此,配合教学进程,我在历史课内开设了较为系统的学习方法讲座,让学生初晓学习学。

要使学生真正掌握学习技术,更得重视各类作业的设计与反馈,诱导学生在反复训练中运用学习技术逐步熟练而养成习惯,最终转化为效率,促进学习质量的提高与保障实验的推进。讲了“怎样阅读”,就长期坚持布置练习和进行超前的学习目标听写,促使学生每课必预,预习必抓目标;讲了“怎样复习历史事件”,就布置相应习题,要求学生分别用“要点法”、“结构法”与“比较法”解题;讲了“怎样迎考”,就让学生在面临重要考试时,从“心理准备”、“技术准备”、“临场方法”、“应试技巧”等方面去实践和体验;为培养学生的分析、综合与表述能力,就在课堂上开展“二分钟一题”的演讲活动或是开设专题讨论课;为培养归类能力,就经常让学生编写跨章节的专题性年表或是进行专题性的知识归类训练。

具体而长期的训练是卓有成效的。听课者发现我的课内有听写,有演讲,还有作业反馈,讲课时间只能占三分之二,却也能完成教学任务,赞之为“大容量运动”。其实,如再除去讲座和专题讨论课,我的专门讲授历史学科内容的课时就更少。但我的感觉是,由于学生学习能力的提高,使赞科夫倡导的高难度、高速度、大容量教学成为可能,教学时间自然显得充裕,这或许可归之为“教学与发展”良性循环的实现?

其次是建立学习目标分类体系。

我当然尽力使学生喜欢自己的课,惟喜欢才有希望提高学习效益,形成“皮革马利翁效应”。同样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不断体验到成功的欢欣,使他们的潜能得到充分发挥。成功与失败永远是相对的,要形成学生的成功感,就要为学生铺设起若干个渐次递进的台阶,使初步“学会学习”的学生能实现对学习层次和难度的控制,拾阶而上,每个阶段都所有得。

中学历史学习目标分类体系就是为达此目的而设计(见附表三)。并已在多年实验中证明了它的价值。它首先是将历史教学内容分解为时间、人物、事件、术语与地域五大类(要素)。其次是对各类所含的知识点按其性质和重要程度划出三~四个控制层次;每个层次均确定具体的界定标准和识记要求并提供例证;为着在课堂上能予以简便明了的显示,五大类的各层次还有各自的标记。

有了这个体系,每一个学生都能较为容易地根据自己的考试目标,确定相应的控制层次,并根据自身的学习情况,确定各类的起步台阶再谋求步步登高,走向成功。如某学生准备报考艺术类,他的历史高考期望成绩是50分,其时间、人物、地域的控制层次只要达到第一等级,事件与术语的控制层次只要达到第二等级就足可实现预期目标。具体学习中,则可将各大类的最高等级(如时间类的里程碑年代)作为起步台阶,在按识记要求基本掌握后再向第二台阶前进(如时间类的第一等级年代)。这样一步一个成功,成功感油然而生。

本体系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为学生们在学海中导航。凭借着它,他们在预习或是复习过程中就可以去判断知识点的所处位置和掌握要求,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判断与选择的能力。放弃“记住一切” 幻想,敢于并善于选择巴班斯基所称的“最优的教育内容”,无疑是一种及其重要的学习能力。

它的第三个作用是帮助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较为容易、直观地想学生大体指明每个重要的知识点的分布情况与识记要求,而识记目标的明确,能使学习活动变得准确、节时与经济。

我也开始尝试控制学生个体的期望成绩目标。

个体学习最优化意味着教师要依据每个学生的特点与目标实施教学,使之得到最大可能的发展。但班级授课制固有弱点的限制,课堂教学控制手段的陈旧与缺乏,使个体学习最优化的实现显得较为困难,教学活动只能是在“面向大多数”的名义下忽视学生个体的需要。缓解这个难题的出路之一是形成多元的学习目标,注意引导学生个体控制自身的期望成绩目标,控制每次重要测试的难度,不提统一的或是过高的要求。在让学生基本掌握学习技术和建立了学习目标分类体系的基础上,我在这方面作了一些尝试性互作。

首先是以集体指导与个别指导相结合的方式帮助学生根据自己的学习能力,各科成绩状况以及奋斗目标,形成自己的期望历史成绩目标,而后在分类体系中找到相应的控制层次,并在实际学习中努力达到该层次的识记要求。其次,根据学生的实际水平,精心编制或选择试卷,保证绝大部分学生通过测试能体验到成功的欢欣,增强自信。如在91学年度第二学期,我受命到高三文科中专班执教,针对学生的基础差,尤其是失败心理强烈的状况,在十周内精心编制了八套,每周练一节课,从浅入深,由低到高,为学生铺设上行的台阶,更消除他们的惧试心理而造就他们的挑战心理,结果,至第一次模拟考时,大部分学生取得了超出自己预料的成绩,极大地增强了他们的冲刺自信与决心。第三,每次重要测试后,在对试卷进行详细的统计与分析的基础上,通过讲评、评语、学生自我分析、个别谈话等形式,让学生对照分类体系,查清失分区域与原因,督促、校正和强化对较弱学习层次的控制。

适度控制学生个体的期望成绩目标,其关键和实质是鼓励学生自己与自己竞赛,少和人比较,尤其是不和等级不同,目标不同的人比较,因而在更大范围内满足了学生的个别需要,有利于让学生在各得其所的过程中降低焦虑感,增强自信,形成良好学习心态,也有利于让学生自定主攻目标和前进步调,因而最终有益于向个体学习最优化的迈进。如在1990学年,我执教的高三文科班,班中有两位同学准备报考艺术类,根据她们的情况,我为她们设计了50分的期望成绩目标,确定了相应的学习控制层次,从而减轻了她们在学习历史方面的心理压力。半年以后,她们如愿以偿。

 

本实验已进行了四年,并分三个阶段推进,即使只看分数,也已先后经受了会考与高考的检测,结果可参见附表一与二。很明显,虽然还有学习上的失败者,但失败者的数量确是减少了,而这正是本实验所追求和预期的主要目标。

本实验再次证明,学生的学习能力是可以通过一定的途径加以开发和强化的。如果在教学活动中能指导学生通过学生学习实践逐步掌握学习技术并确立适合自己的目标,那么他是能够登上一个新台阶而实现个体学习最优化的,而个体学习最优化的达到则意味着大面积地提高教学质量也是可以在最优化的前提下实现的,一句话,分数上的失败者或许将永远存在——除非是取消分数,心理上失败者则是可以逐步减少以至消灭的。

实验也使我体验到了教育科研的意义。本实验成果自然是教学实践的产物,但这些教学实践始终是在教育科学理论指导下有计划地进行的。它证明,要改善教师素质,提高教育质量,最佳途径就是要努力促成教育科学理论与教育实践的结合,即要搞教育科研。只有这样,教育才会有明确的前进方向与手段,教师才会有开阔的视野和较高的起点。

 

本实验的缺陷现在看来是显得这样的明显与严重。它虽已列入了现代教学的一些概念与方式,但充其量只是对传统教学模式的修补或改良,因为它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未能取得突破:

学生的主体作用尚未能充分发挥。本实验能较为显著地减少了学习上的失败者,主要是由于较充分地发挥了教师在教学中的主导作用,而学生在学习中的主体作用并未能有更多更好地体现,尤其是在课堂上。那么,怎样充分利用现有的教学手段,对课堂教学模式进行彻底的改造,使学生真正成为教学的主体?

历史学科在思想教育方面的特有功能尚未能充分体现。教学最优化的目标之一是要实现知识、技能与情感三个方面的耦合,使之产生最大的教育效应,但本实验在情感领域即思想教育方面的进展甚微,尤其是在课堂之外几乎是无能为力。那么。怎样才能使这三者在课堂内外都能实现耦合,从而使历史学科在教育性方面所独具的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本实验当然还面临其它尚待探讨的问题。

或许,经过四年的步步推进,本实验已处于从传统教学转变为现代教学的临界点上,那么,该向何方努力才能使中学历史教学突破传统教学的范畴而跃入现代教学的领域呢?这恐怕正是实验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它当然也就极具魅力。

本实验因此将跨入第四阶段。

                                              定稿于1992930

附记:本实验始终得到指导教师龚国佃先生及本组同仁的支持与指教,也得到了市教委教研室历史教研员杨强先生的鼓励,在此一并致谢。

 

附表一:          历史证书会考成绩对比表

会考年份

单位

1988

      1989

实考人数

A

合格率

实考人数

A

合格率

实验班

199

22.1

99.5

93

19.4

98.9

对照班

200

26.5

100

278

11.87

97.8

市属中学

987

19.45

98.69

889

7.76

90.11

全市

5792

15.59

98.04

5128

14.27

92.5

注:实验班是指笔者执教的班,对照班则是指本校与实验班平行的 其它教学班。

1989年度,笔者开始担负学校行政工作,故执教的班级下降为2个。

 

 

附表二:

      1991年高(中)考试成绩对比简表

单位

项目

高校

 中专

合计

 

 

实验班

考生数

27

  18

  45

平均分

  69.2

54.72

  63.4

及格率

  88.9

  50

73.3

 

桐乡

某中学

考生数

  6

  23

  29

平均分

  64

52.56

54.93

及格率

83.33

34

 44.82

 

嘉兴市

考生数

   /

   /

  /

平均分

54.26

43.76

48.49

及格率

  38

  12.5

  24

注:桐乡某中学的高校、中专及合计成绩均居本市第二位。

    实验班45人的历史证书会考成绩分布为:A7人,B17人,C17人,D4人。

    27名高校考生中有两人是艺术类考生。如只记25名纯文科考生,则平均分为70.6,及格率为96%,至于那两位考生,确未达到60分,但这正是“个体学习最优化”实现后的自然结果,如硬逼她们向60分以上努力,她们恐怕会至今徘徊在艺术殿堂的门外。

 

文章录入:赵宇慧    责任编辑:赵宇慧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